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我还记得旧时光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

我还记得旧时光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
  小时候格外欢喜与外婆腻在一起的时光,仿佛暖煦午后软茸的肥猫慵懒地窝着打盹。即便生活掺杂些许不尽如人意,仍旧缓慢流淌着无处安放的热情。
  在那段冗长安逸的岁月里,外婆她帮忙看守工地,偶尔顺道烧茶送水。虽然琐碎杂事无关乎外婆,她也是乐呵呵的。其实所谓的工地只是赶忙施工的厂房,而外婆安顿在角落临时搭建的棚子,十几平米的土地勉强足够遮风挡雨。棚子里简单地摆放着日常的锅碗瓢盆,还有一铺狭窄的硬木板床,木床前有台从僻远老家搬出来的黑白电视。那时候还没有装上卫星,调频只有单台循坏着。日子平淡似白开水,无味却也甘甜,外婆勤恳地度过东升西落。
  或许已至老年愈发畏惧孤单,总希望身边能有子女陪伴,外婆盼望着我们抽空去看望她,热热闹闹便心安。往常周末我会独自坐车去找外婆,未抵达终点瞥向窗门,能够轻易望见驻足已久的外婆,她是懂得我内心胆小的。何况路途遥远,外婆放心不下的。身边亲近的越牵挂担忧我们,外婆是这样的。
  先前随外婆去居住的棚子,那里的大人都好奇询问我们的关系,外婆会笑盈盈地告诉他们:“她是我外孙女”,去的次数渐多倒也熟络不少。闲暇时余大汗淋漓的工人会坐着休憩片刻,夕阳染红云霞,外婆常留他们吃晚饭。清晨他们捎上自家耕种的甘美果蔬,总不忘念叨外婆的好。倘若端午节则亲自送来热腾腾的粽子,我沾外婆福气能够大饱口福。
  外婆是文盲,不识得字。旧年代家里贫穷,再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,外婆甚是遗憾没能够接触学堂。但是外婆书写自己名字端端正正,外人赞不绝口。提及日常外婆洋溢着自豪,像年轻羞涩的青春女孩。直到外公教会外婆数字,她耐心地一笔一划在白纸上记录老友的电话号码。后来外婆才有部按键的老年机,于是把号码输进去了。索性里面保存有贪吃蛇的小游戏,实在闲来无事拿来打发时间。
  岁月是潺潺蠕动的溪流,倾盆暴雨冲毁成无法逾越的鸿沟。可是人来人往,潮涨潮落,我还记得旧时光。
  细碎的阳光温柔地摩挲指尖,泡杯热茶静坐下来,慢慢细想。
  随机推荐:淘宝内部卷 淘宝淘宝网 淘宝教育网 淘宝天猫内部券 天猫淘宝网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http://www.100elearning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06257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guanyo.com/viewthread.php?tid=1234125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ec.europa.eu/eurostat
  
   http://gfcasa.info/viewthread.php?tid=1602567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dubyuhdubyuhdubyuh.100elearning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05635&extra=
返回列表